欢迎访问:丁香六月月,婷婷开心-婷婷色香五月综合激情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【清未艳事】【作者:不详】

清朝末年,安庆地方有一侯姓富户,祖上为官,得宠於当朝,权倾一时,遂成安庆望族。
  至侯天祥这一代,己为安庆首富,虽财雄势大,却人丁单薄,天祥只有一独子侯小拴。起名「小拴」意谓盼儿子能「拴」住家财,不使外流。
  侯天祥有一妻一妾,小拴乃元配吴氏所生,平时由吴氏贴身女佣张嫂照料服侍。这小拴时年十一岁,生得细皮白肉,粉团也似,直像个女儿家。而吴氏乃一性冷感妇人,自幼便厌恶男子,嫁给侯天祥乃因父母之命。吴氏一直希望小拴能是个女儿才好,故自小拴襁褓时期起即将他打扮得花团锦簇,俨然姑娘,直到十岁时才改换男装。吴氏反常之养育,令小拴长大之後无论在心理抑或生理上渐渐成为一个女性化的男儿,好端端一个标致男儿断送在他亲娘之手,但这乃是後话了。
  话说小拴至十一岁,每日皆由张嫂服侍洗脸、洗脚、洗屁股。这张嫂约四十来岁,面目姣好,皮肤细致,若非穿戴简直看不出是个佣人。
  张嫂平时给小拴洗屁股时,经常有意无意地捏弄他的小鸡鸡,并以手指抠弄他的屁眼儿,有时抠得小拴发痛,便叫道︰「干麽老抠屁眼儿,人家痛呀!」张嫂便回说要将这些藏污纳垢的地方洗乾净,否则大太太会骂她做事不仔细。
  虽然张嫂经常猥亵小拴,却尚无过份举动。直到有一天晚上,小拴正在庭院中玩耍,吴氏出来唤他︰「时候己夜,还不快去洗脸洗脚洗屁股!」正说话间,张嫂也扭着丰臀走过来,拉起小拴的手道︰「快随张妈去洗脚。」一只黄铜盆里已经掺好了温热适中的清水,盆子放在西厢房的角落上。张嫂为小拴解开了裤带,褪下小衣,露出那粉妆玉琢的女儿家似的屁股,并令其蹲坐在铜盆前。
  今日张嫂似尤有兴趣,以温水拈湿了小拴的话儿後,便伸出一只玉手握住那只小小的雀儿,上下捋动起来。那小拴从未遭遇过如此阵仗,觉得心中生出一股未曾有过的搔痒之感,便忍不住笑起来叫道︰「哎呀,张妈别弄了,痒死啦!」那张嫂却只管套弄,数十下後暗自奇怪︰为何那只白玉小雀儿还不硬朗?她暗忖道︰「莫非这玉面小子是个天生的性无能?」想到此,张嫂另一只手往小拴屁眼儿戳去。
  说也神奇,张嫂的手指才刚戳进紧密柔软的小屁眼儿,另一只手中的白玉小雀儿突然翘起,再套弄几下便完全直立,虽只有小手指一般长,屌硬如竹筷。张嫂这才恍然大悟,原来这小少爷是个「小相公」,非屁眼儿挨肏鸡巴不会勃起!
  张嫂见小雀儿勃起了,飞快地跑到红木茶几旁取来一只青釉茶盅儿,然後再继续努力︰一只手如穿梭般捋动小鸡鸡,另一只手迅速地在屁眼儿内进出。
  可怜小拴少爷既紧张、又刺激,俊脸上的笑容渐渐变成痉挛扭曲之相。忽然间,小拴觉话儿内一阵奇痒,大叫︰「不好,我要撒尿了!」张嫂听了,急忙将茶盅儿对准小鸡鸡的马眼儿,一只手加剧捋动阴茎,霎时间一股洁白稀薄的童子阳精自小拴话儿内涌出,注入茶盅内。
  小拴心痒难忍,双目紧闭,一种从未有过的舒畅之感令他头昏目眩。而张嫂则一仰头,将茶盅内珍贵的童子精一饮而尽,尚未满足,复噙起小鸡鸡将阴茎上残留之精液以舌舔食净尽。原来这张嫂早有此「食精僻」,昔日在乡间便时常以零钱、糖果等物引诱村中童男小儿,淫之以取精液,故虽四十余岁,却仍容颜常驻,一如少女。
  「怎麽样,舒服吗?」张嫂淫笑着问小拴。
  小拴红着脸点了点头,嗫嚅着说︰「可是你喝我的尿,不嫌脏吗?」「傻小子,」张嫂用手指戳了小拴脑门儿一下,说︰「这不是尿,是童子精呀!」「童子精?」小拴不解。
  张嫂见他不懂,便甩甩手说︰「就是白豆浆,这种白豆浆谁都能喝。」然後她倏地沉下脸来威胁道︰「此事可不准告诉你妈,要不然我会叫人在半夜里把你抱到城外去喂狼!」小拴恐惧地望了望她,点点头。
  「记住,」张嫂近似凶恶地说︰「以後每天洗屁股时都得尿豆浆给我喝。」「要是尿不出呢?」小拴惶恐地问。
  「要是真的尿不出,就歇息一两天再尿。」张嫂笑笑,又伸手到小拴胯下,把话儿拉出来。只见那缩回去的小鸡鸡只有两颗花生大,她捏了捏小龟头,奚落道︰「这麽小的话儿,白生了一副潘安之貌,恐怕侯家真要断子绝孙喽!」可怜小拴宝贵的童子精竟然献给了这个淫荡,贪婪而又平庸的中年女佣,而且他也想不到从此以後将有更大的灾难在等着他。
  话说那张嫂,本乃贪得无厌之人,虽吴氏待其甚为宽厚,她也积攒了不少私房钱,却仍然心术不正,串通了侯天祥的小妾吃里扒外,时常盗窃侯天祥和吴氏之钱财。
  侯天祥的小妾秀花,原为侯府婢女,因颇有几分姿色而为侯天祥纳为偏房。她眼含秋波,臀圆腰细,妖艳异常,且生性极淫,日夜纠缠天祥以效鱼水之欢。年逾花甲之侯天祥,虽为其搾尽了骨髓,淘空了身子,却依然无法满足其淫慾。然而秀花虽淫,却无所出,乃不孕之妇,故其十分妒恨有子嗣之吴氏。
  这一日,女佣张嫂来到东套院,悄悄走进秀花房内,正碰上秀花在独坐生闷气。
  「哎哟,二奶奶又在生谁的气啊?」张嫂微微福了一福,走上前问。
  「还不是那个老不死!他给了小拴他娘一对翠玉镯头,我叫他也给我一对,却讨他一顿骂,说我贪得无厌,身在福中不知福,真是气煞人也!」秀花忿忿地说。
  「二奶奶可别气坏了身子,奴婢倒有个报复的好法子,而且还是个能使二奶奶长生不老的秘诀。」张嫂故作神秘地劝慰秀花。
  「真有此妙事?」秀花一脸疑惑。
  张嫂笑嘻嘻地走上前去,贴着秀花的耳朵窃窃私语了一番,听得秀花面生红晕,神采飞扬。
  「死淫婆,真有你的。」秀花点了张嫂的鼻子一下,笑得梨花乱颤。
  「二奶奶,」张嫂胸有成竹地说︰「这事包在奴婢身上,这小子的话儿只有花生大,长大之後亦是个三寸钉。要传种接代,算是痴心妄想,那话儿只有一个用场,即是天赐予二奶奶和奴婢的童阳补品,胜过参茸何止百倍。」秀花听了,狠狠地说︰「天助我也,这下子侯家可算是绝後了!」当天晚上,小拴被张嫂领进了秀花屋内。
  「二姨娘,」小拴给秀花请了个安,问道︰「您唤我来有何事?」「姨娘听说你会尿豆浆?」「不,没有……」小拴转身想朝外跑,却被张嫂一把揪住了,推向卧房内床边。
  这时秀花突沉下脸色,恶狠狠地拉着小拴耳朵说︰「你若不听话,姨娘就去把你尿豆浆给张妈喝的事儿告诉你爹,看他不揍死你才怪!」这小拴平时最惧怕的人即是侯天祥,天祥教子甚严,处罚甚重,小拴见了他就像老鼠见了猫。如今听秀花说要去将那等丑事告诉他爹,便沉默不语,不再挣扎。
  张嫂与秀花合力把个小拴拉到床上,张嫂跪在小拴身旁,死力按住他的上半身,以方便秀花可在其下半身尽情动作。
  秀花掀起小拴的长袍下摆,将玉手伸进裤裆,掏小鸡鸡出来。
  「啊!」秀花见到那洁白似雪的话儿,不禁叹道︰「好个白玉话儿,只可惜太小了。」说着便以手环握,套弄起来。
  「姨娘不要……」小拴想挺身坐起,却遭张嫂按住,并低下头去,将那舌儿伸入小拴口中,说︰「别出声,与张妈香香嘴,你的小舌儿多软和啊!」这边厢秀花狂捋鸡巴,套弄了多时亦不见变化。
  「张妈,如何这般样儿?」秀花心急起来。
  「唉呀,奴婢忘记告诉二奶奶了,」张嫂拍拍自己脑门儿说︰「小少爷是个小相公,你不弄弄他的後门儿,小雀儿是不会唱曲儿的。」「真有此事?」秀花听了,即将小拴身体推向一侧,再扯下裤头儿,将裤子褪到膝下。一个粉团似的白屁股露出来,秀花怜惜地抚摸了一阵,说道︰「这臀儿亦像小娘儿们的。」接着便拨开臀缝,将手指猛力捅进屁眼儿,痛得小拴哼叫起来。
  「二奶奶,你可得轻些儿,」张嫂笑着提醒她︰「捅得太凶猛,小雀儿可不会唱曲儿了。」秀花这才将完全伸入的手指拔出一半,只留半截在屁眼儿内伸缩出入。
  果然只插了几下,闻听小拴又哼了几声,身前的白玉小雀儿便跳了起来,越来越硬。那秀花又俯首以香舌轻舔龟头上的马眼儿,不一刻,小拴的话儿便硬如竹枝。
  秀花见状忙爬上床去,褪下裤儿跨坐在小拴肚子上,将那肥厚的牝户朝小拴话儿压下去,户中之淫水淋漓溢出,竟将小拴之小腹和大腿完全浸湿。
  秀花在干弄之时,背朝小拴,只见她那大屁股在小拴眼前上下起落。张嫂更把小拴的手牵到秀花臀缝中,淫笑着对小拴说︰「小少爷,你也弄弄你姨娘的屁眼儿看。」说着便将小拴的一根手指送入秀花那深褐色的屁眼儿中,还教他前後进退。
  这边厢秀花忽觉臀眼儿被人抠弄,一股奇痒钻上心头,不由得叫道︰「乖乖亲儿,你把姨娘弄得好快活!」她兴致正浓,忽闻小拴叫起来︰「姨娘别弄了,我要尿了!」秀花不敢怠慢,登时爬起来,也顾不得去取茶盅儿,即把小拴的鸡巴擒起,剥开包皮。说时迟、那时快,只见洁白的童精己自马眼儿内汨汨涌出,秀花急忙俯下头去噙住龟头,贪婪地吮吸着纯美的童子精,直吸得小拴「嘘嘘」呼痛才罢手。
  此後,可怜小拴日日遭到两个狼虎之年的妇人淫戏,未几时便淘空了身子,成为废人。侯家之香火亦自此断绝,鸣呼,实乃人间悲剧也!
  二十年後,咸丰年间,纲纪不振,国运衰退。贪官污吏,鱼肉乡民,太平天国,揭竿而起。
  话说安庆侯家在风雨飘摇中苦撑至今,与大清皇朝一起进入了衰亡的末年。
  年初以来,太平军势如破竹,清军望风而逃。安庆危如累卵,城破当在旦夕之间。
  这一日,三十一岁的侯小拴与夫人郎玉清在厅中对坐,二人皆愁云满面,对太平军兵临城下之局势忧心忡忡。
  侯家自侯天祥老爷子暨夫人吴氏去世以後,家道中落,府邸萧条。小妾秀花和女佣张嫂妄图谋夺家财,东窗事发,早在侯天祥在世时即被捉进官裹,狼铛入狱。
  侯天祥生前虽为小拴张罗完婚,迎娶了安庆美女郎玉清,但他至死未知那小拴於床第之间,早成废人。
  郎玉清初进侯家,见夫婿唇红齿白,眉清目秀,貌似潘安,心中暗自欢喜。但未几时便知她的如意郎君徒具虚表,在床第之间几乎不能人道。
  然而郎玉清乃一贞洁妇人,秀外慧中,虽常恼夫君之无能,却始终红杏不出墙。
  话说夫妻二人正愁闷间,婢女冬梅跑入厅内,气喘吁吁地说道︰「老爷、夫人,太平军已将城池团团围住,传说明日即要攻城了!」侯小拴不耐烦地挥挥手道︰「好了好了,不要再拿这些鸟事来烦我们,侯家乐善好施,从不为非作歹,欺压百姓,太平军来了也不会清算咱家。天不早了,你也去睡吧。」冬梅闻言,怏怏而退。
  「清妹,我们也该早些安睡了。」侯小拴对妻说。
  郎玉清默默站起身来,随小拴步入卧房。
  卧房内烛光辉映,将郎玉清的秀脸照得更加红润、美艳。对着点点烛光,郎玉清不禁黯然神伤。她今年三十岁,十年前嫁入侯家,至今仍是处子之身。侯小拴那短小的阳具,即使能偶尔勃起,亦是一触即溃的「见花败」,根本不能深入她的牝户。多少个思春的长夜,她暗自咬碎银牙,但终能按捺住升腾的慾火,使自己恢复平静。
  她不但明眸皓齿,还生就一对丰满的乳房和一个浑圆肥硕的美臀,曾经羡煞多少王孙公子。
  想到这些,郎玉清簌簌泪下。她并不做失节之事,但自婚後第二年起,即不让小拴与她行房,甚至也不准他仔细抚摸自己的肉体,作为一种无声的报复。
  今夜上床後,侯小拴似有兴致,伸手过来摸玉清的屁股,却遭郎玉清喝止︰「休得如此,奴家已与郎君言定,我的身子只能瞧,不能摸。」侯小拴叹了口气,缩回那只挂在郎玉清屁股上的手,说︰「如若今夜不能欢好,明朝城陷,不知清妹与我是否还能如此厮守?」「不能厮守也罢,」郎玉清泪流满面,无限怨恨的说︰「我早已厌烦这牢笼般的日子,死於战祸,倒也乾净!」说着便转过身去,不再理睬小拴。
  闻妻之言,心如刀割,小拴深为自己之无能感到羞愧,望一眼身边娇妻那未经人道之玉体,狠一狠心闭眼睡去,一夜无话。
  翌日,太平军果然攻城,未臻三个时辰,安庆失守。
  清军统带宝祺战死阵前,所部士卒伤亡殆尽。太平军长驱直入,安庆城内屍横遍野,血流成渠。
  话说侯宅院内,郎玉清领冬梅收拾细软,侯小拴端坐房内翻阅书卷。
  「老爷,」冬梅跑进屋来禀告︰「夫人请您赶快更衣,好趁早出城躲避。」「妇人之见!」小拴拍案喝斥︰「如今城己被围,无处可逃。况我侯家,四代行善,街坊邻里,有口皆碑。太平军号称替天行道,难道会冤害好人?快去告诉夫人,毋庸惊慌,随我在此。」冬梅悻然而退,转身正欲出去,郎玉清己跨进屋来。
  「为何还不离去?」玉清神色仓惶地催促小拴。
  小拴未及回答,只听一声巨响,太平军已破门而入。
  为首一彪形大汉,鼻翻嘴阔,相貌奇丑,乃东王杨秀清之侄儿杨四喜。身旁跟随一人,獐头鼠目,饶有贼形,乃四喜之心腹陈豹。二人身後,尾随军士十余人。
  甫进院内,杨四喜便挥手命军士们分头往四处搜索财物。
  此时,侯小拴迎出屋来,抱拳施礼,问道︰「不知将军何事闯入敝宅?」「你可是安庆首富侯小拴?」杨四喜盛气凌人地反问。
  「正是在下。」小拴回道。
  「吾等来向你借取些钱财。」杨四喜狞笑着说。
  「将军不可无礼,」侯小拴强自镇定的辩解道︰「我侯家世代行善,美誉乡里,虽富而不失仁义,将军当有所闻。」「胡说!」杨四喜豹眼环睁,大喝道︰「汝等搜刮民间,投效满虏,为虎作伥,十恶不赦,何来仁义?今逢我天兵天将,劫富济贫,正好与汝等算帐!」说着,杨、陈二人将小拴强行推进身後屋内。
  进得屋来,杨四喜忽觉眼前一亮,瞥见如花似玉的美人儿郎玉清。可怜玉清与冬梅正抱作一团,吓得发抖。
  四喜见冬梅姿色平常,便唤门外兵士将她带出去。才出屋,便闻冬梅大声惊叫,掺杂着士兵们的淫笑声。郎玉清正待出去察看,却遭杨四喜一把搂住,拖入卧房;这边陈豹亦将小拴押进卧房。
  杨四喜将玉清拖至床边,淫笑着说︰「我要让你丈夫看我如何淫你!」说着便伸出碌山之爪,向玉清乳间抓去。
  郎玉清本能地转身躲避,却不自主地伏倒在床边,把个肥臀朝向四喜。四喜见势,便按住她脊梁,剥她裤子。
  那杨四喜乃习武之人,力大无穷,郎玉清想挣扎爬起,但哪里还能动弹。
  扯下玉清的裤儿和小衣,杨四喜顿时惊讶得目瞪口呆。你道为何?原来那郎玉清的屁股乃臀中极品︰非但丰满硕大,洁白如玉,而且皮肤细腻,吹弹得破。尤其股缝深邃,引人遐思。
  杨四喜猴急心痒,立时拉出他那早已坚举的六寸余长之黝黑阳具,扒开妇人之股缝,对准那浅褐色的小屁眼儿塞进去。
  「痛煞我也!」郎玉清凤目圆睁地嘶叫起来,只觉臀中一阵剧痛,几乎昏厥过去。
  那郎玉清的屁眼儿从未遭人淫弄,就连其夫小拴亦无缘亲近,既紧密、又细小,哪里经得起如此折腾,不一刻,便淌出鲜血。
  杨四喜见状,便抽出阳具,抖了一抖,使一招「隔山取火」,又自股後刺入玉清牝户。
  可怜玉清尚为处子,未经人道,牝户紧俏窄小,被杨四喜之粗硬阳具刺入,痛彻肺腑,床褥之间,片片落红。
  那四喜一见玉清竟然是未经人道的处子,又惊又喜,淫心顿炽,便越发拚命干弄起来。
  百余抽後,已将玉清的牝户拓宽,且淫水渐生。
  话说那郎玉清,因夫婿无能,本不识交欢之乐。初被四喜刺入牝户,只感疼痛,但百余抽後,渐生情趣。一种未曾有过之甜美感觉使她心痒难忍,一股尿意袭来,玉清初次泄出了阴精。
  妇人情趣一生,牝户更加温热,使四喜的阳具龟头受到刺激,马眼儿内一阵奇痒,阳精夺路而出,注满了妇人久旱之牝户。
  此时玉清仍伏在床边,双目紧闭,泪如雨下。虽然初次浅尝了男女交欢之乐趣,但她依然感到羞愧难当,痛不欲生。尤其使她悲伤欲绝的是,不但自己的私处,就连最令人羞涩难堪的隐密後庭亦遭人奸淫,且奸她牝户和屁眼儿之人并非自己丈夫,而是个凶恶粗鄙、面目丑陋、逆反朝廷的贼寇!是可忍,孰不可忍?
  玉清正兀自悲痛,忽听杨四喜唤那陈豹︰「这富家妻室果然滋味不同,细皮白肉,温香紧暖,甚是好玩,你也来尝试尝试。」玉清挣扎着提起裤子,正欲爬起,却被杨四喜一掌击倒。
  说话间,陈豹已走过来按住郎玉清,重又扯下她的裤子,奸起屁眼儿来。
  陈豹那厮,奸毕屁眼儿尚不尽兴,还将烛台上的洋腊取下,插入玉清屁眼儿内戏耍取乐,极尽淫辱之能事。
  那边厢杨四喜亦将小拴按倒,扯下裤子,鸡奸起来。他一边奸淫小拴,一边奚笑道︰「你这玉面美男,屁股白嫩得像娘儿们,却为何话儿只有三寸,白白糟践了你家中的美娇娘。」可怜那小拴,玉清被杨、陈二贼自晌午一直奸淫到日落,足足奸了四、五个时辰。
  小拴夫妇被奸得死去活来,二人的屁眼儿皆红肿糜烂,鲜血淋漓。
  杨、陈二贼这才满足了兽慾,提起裤子扬长而去。留下小拴夫妇光着屁股,相对哭泣。
  贼去宅空,侯家的财物被抢掠净尽,冬梅亦遭军士们活活奸死。
  当夜,在羞愤交加之下,郎玉清悄悄悬梁自缢,香消玉殒。侯小拴亦成疯癫之人,他在拂晓的雾气之中离开了候家大院,从此无人再见过他。
  呜呼!四世为官,富甲一方,显赫了二百多年的安庆候家,就此衰灭。
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